油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百强县昆山的新功课放开外来务工子女入学政策以后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7:59 阅读: 来源:油泵厂家

百强县昆山的新功课:放开外来务工子女入学政策以后

作为江南小城,江苏昆山2011年的人均GDP达14.7万元,悄然超越了东侧50公里外上海同期的人均GDP.  不过现在走在昆山的马路上,能够说本地话的人并不多。2011年末,昆山登记外来暂住人口有128.37万人,是户籍人口的1.79倍,与户籍人口数形成“倒挂”。连小学门口来接孙儿的本地老人,也得操一口勉强能交流的“普通话”。  上世纪80年代,昆山利用内资外资自费开办了经济开发区,为经济起飞掘了第一桶金。现有民营企业4.2万家、外资企业6500多家。2011年,全市完成地区生产总值2432.3亿元,比上年增长15.8%,全口径财政收入602.2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190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0212元。  这个县级市在国家统计局所评选的全国百强县(市)排名中列首位。在2010年9月《福布斯》发布的第二届中国大陆最佳县级市排名中,昆山名列榜首。  支撑昆山经济发展的,除了产业政策和本地的区位优势以外,还有源源不断而来的农民工。  江苏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春龙对早报记者表示,目前流动人口议题下最值得关注的是,新一轮的城市发展过程中,如何通过制度和方法的变革,让外来人口更好地融入本地,纳入到本地管理中。  多年来,经济发展是这个城市的主心骨。在漂亮的经济成绩单下面,是昆山下一步要攻克的难题:如何让昆山的外来人口融入本地,成为政府的一桩大事。  这部分外来人口中,又有十二分之一是学龄期的孩子,占到目前昆山基础教育阶段学生总数的一半,与本地学生数旗鼓相当。外来工的子女教育成为摆在昆山面前的重要课题。  2012年3月23日召开的昆山市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的一号议案聚焦教育问题。  政策开闸,外地生激增  2010年,是昆山外来工子女教育的转折之年。  在此之前,根据政策规定,要和本地学生一样就近在公办学校读书,外来工子女得拿出“两证”,一是户口簿——户口落在昆山;二是房产证。  2010年,昆山市政府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外来工子女义务教育工作的意见》。当年,《昆山市各级各类学校招生工作意见》有了新的规定:在义务教育阶段,凡其法定监护人已在昆山购房并持有房产证的外来工子女,无论户口是否迁入,可以凭房产证到所在施教区的公办学校就读,实行免费、免试、就近入学。  “政策一放开,2010年比2009年多了12000多个人。”昆山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蔡援文对早报记者说。2009年,基础教育阶段(从幼儿园到普通高中)外来工子女人数为50846人,这一人数在2010年激增了24%,达到62994人,2011年又比2010年增加15%,增加至72612人。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经济发展方式的变革带来了人口流动,外来工子女的教育开始被提上议程。  “以流入地政府管理为主,以全日制公办中小学为主”,昆山市教育局在2001年、2005年先后出台了《关于解决流动人口子女入学问题的意见》和《“新昆山人”子女在昆就读实施意见》。  早在2004年,对于既没有户籍、也没有在昆山买房的外来工子女,昆山的政策是只要其监护人有“三个稳定”——在昆山工作满两年,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稳定的住所,并符合户籍所在地的计划生育政策,子女也可以到指定的27所公办学校就读。  而现在,外地人在昆山买房已不在少数。昆山的乡镇上存在大量的拆迁房,农民一拆迁就分到三套、四套的不在少数,而大部分拆迁房不是用来居住,而是以二三十万元一套的价格出售。  对于“只要有房子就能来读书”的新政策,不少区镇都有过担忧。  “闸”还是开了。  “等你7月份来的时候——我们两个办公室,人多得不得了!”蔡援文说。  2011年,昆山基础教育阶段的学校接纳外来工子女人数,已经逼近全市学生总人数的一半——49.5%。而从2009年以来,每年本地户籍学生人数均稳定在7万多人,变化不大。  为应对这样的趋势,2011年开始,昆山市设立扶持外来工子女学校教育发展的专项资金,每年安排1000万元,用来加大对外来工子弟学校的扶持力度,推进规范化管理。  目前昆山共有外来工子弟学校9所,2008年全部通过了苏州市“苏州市外来工子弟合格学校”的验收。“这是比较领先的。当时苏州整个大市能达到标准的只有50%,我们达到了100%。”蔡援文说。  昆山市政府原来的设想,是通过降低入学门槛,提高公办学校吸纳比例,外来工子弟学校的生源慢慢被公办学校吸纳掉,外来工子弟学校就可以逐步退出舞台了。蔡援文在介绍外来工子弟学校的情况时说:“但事实不是这样。每年公办学校吸纳人数大幅增加了,但外来工子弟学校并没有减少,来的学生反而更多了。”  中考高考回老家  外来工子女在幼儿园、小学阶段是人数最多的,到初中、高中渐少。2011年秋季,昆山全市小学一年级共招生16000多人,其中本地户籍约有6000人,也就是说,外地户籍学生占比超过60%;而同期全市初三学生总数不到7000人。  这是昆山基础教育的一大特点。  受高考政策的限制,非江苏籍学生不能在这里高考,而临到高考前再回老家也不利于学生的适应,不少家长选择在中考前陆续把孩子送回原籍,考当地的高中。  所以,通常初一的人数还比较稳定,初二会少掉一些,到初三就更少了。留在昆山读普通高中的只剩2400人左右,平均每届800人。  “每年转进转出上万人次,外来工子女流动性很大,这给我们的管理带来了很大的困难!”蔡援文说。  上初二的女生小月(化名)老家在安徽滁州,她可能很快就要回滁州中考了。小月的阿姨晓红(化名)说:“我姐姐姐夫也担心那边高中环境不好,但又不能在江苏高考。如果高中在昆山念,一下子回安徽高考会不适应,所以可能把她送回去住学校,周末去姥姥姥爷家。”  而还有2400人留在昆山读高中的原因在于,昆山从2005年开始就允许非江苏户籍学生在当地参加中考。  “很多人是父母在上海工作,但(非上海户籍学生)在上海不能中考,他们就从上海来昆山读初二,参加我们这儿的中考。”蔡援文说。  根据江苏高考政策,把对非本地户口学生入学的尺度放宽到高考报名前:即便是非江苏户籍,也可以参加高考前的学业水平测试(俗称“小高考”);正式高考报名时就要报到户口所在地。  外来工子女就读的高度不稳定性,给教育者的管理带来很大难度。  昆山市教育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遇到最普遍的情况是,来读书的时候拼命要进来,要回去的时候一声不响就走了。常常等到回了老家,因为转学的手续不齐而被教育行政部门倒逼回昆山补办转学证明,“实际上,有的家长是不知道,但有的是知道的,却无所谓。”  这位工作人员正在经手初三学生中考前的人数验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被要求保有100%的入学率,但很多转回原籍的学生并没有办手续,学校也不知其去向,就影响了入学率,“其实也不能怪学校,我一看身份证号就知道(流失的学生)是外地学生。但只能先盯一盯学校——入学率不足的话就算‘流失’。”  昆山市周市镇一位退休教师说,现在学校里外地的孩子多过本地的,“我们也相当的同情,但他们太不稳定了,确实管理起来很复杂。”  公平与资源有限的矛盾  为了更好地解决外来工子女的入学问题,“十二五”期间,昆山拿出的教育事业规划可谓大手笔。  昆山全市要新增规模为4轨(每个年级4个班级的规模)及以上的幼儿园40所;新增规模为6轨及以上的小学28所;新增规模为8轨及以上的初中13所;新增规模为12轨及以上的高中阶段学校3所。  这些数据占到整个苏州大市(含苏州市、昆山、太仓、常熟、张家港和吴江)的一半。  而在过去的2011年,昆山刚完成了“双十工程”,即新增8所幼儿园、2所小学,开工建设2所幼儿园、8所中小学。同期,全市新招聘教师610人,人数大大超过苏州其他几个县市。  在2006年至2010年间,全市共投入83.8亿元作为教育经费,年均增长18.2%。其中新建、改建、扩建各类学校83所,竣工校舍面积130万平方米。  这些数字的背后,是人数日益增长的外来工子女对教育公平的诉求与有限的教育资源之间的矛盾。  “这三年是每年增加一万(外地学生)。现在还是春季,没到招生的时候,估计今年还要增加。按照这个趋势不得了,每年要增加多少学校?教育部门的压力有多大?”蔡援文道出昆山教育部门的苦衷。  资源有限最直接的反应在于硬件设施不够。裕元实验小学在设计时是6轨的规模,但招生时,迫于人数众多,有的年级不得已扩充到十几个班级。  但为了扩大公办学校对外来工子女的吸纳力度,在学校原来规模基础上“扩容”是最直接的做法了。  昆山可谓“挖空心思”在做积极的努力。  目前,为了提高公办学校吸纳外来工子女的积极性,教育局对吸纳人数较多、吸纳比例较高的公办学校进行奖励;  为提高外来工子弟学校的办学水平,让更多的外来工子女接受良好的教育,教育部门每年组织优质公办学校与外来工子弟学校开展结对帮扶活动,并选派20名公办学校的骨干教师到9所外来工子弟学校支教。同时,切实加强外来工子弟学校规范化管理,督促外来工子弟学校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全面提高办学水平。  眼下似乎已经是最难的时候,蔡援文还担心异地高考闸门什么时候会打开。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教育部副部长杜玉波表示,各地要在年底前出台有关允许“异地高考”的时间表,“各地要根据自己的情况测算,但要提出什么时间完成”,时间表的“最后实现年限”则由当地政府决定。  教育部如果出台异地高考,昆山面临的压力就更大了。目前资源最紧张的阶段在幼儿园和小学,而非初高中。“就因为高考政策卡在哪儿。”蔡援文说,“高考一放开,昆山的初中学校都要被挤‘爆’掉。”  江苏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春龙认为,对于长三角等经济发达、外来人口众多的地区来说,教育的难题说到底是牵涉到本地利益的一种资源分摊,“暂时一下子没有什么好方法,只能循序渐进。”  但张春龙也评价说,这些地方因为有比较强大的经济实力,在公共服务上做得非常好,比如昆山对教育的支持力度,相比其他地方已经好得多,包括提出“新昆山人”口号,以及一系列切实帮助外来工融入的措施。

alevel补习

gmat培训

ap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