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税局出手百亿虚拟交易赋税难收

发布时间:2020-03-13 12:33:49 阅读: 来源:油泵厂家

A-A+怎么开淘宝店网站优化方法创业如何获得投资怎么做微商最新LOL活动

核心提示:如果真的开始对虚拟货币交易收入的20%征税的话,我相信这个行业的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会选择离开。山东某打金团队负责人对记者说。

如果真的开始对虚拟货币交易收入的20%征税的话,我相信这个行业的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会选择离开。11月3日,山东某打金团队负责人小刘(化名)在电话中对记者说。

小刘的打金生意始于2005年,雇用四五个朋友,组成固定的团队,集中打练装备和游戏币,然后将其出售给游戏玩家,每年小刘的团队可以赚到上10万元这也是小刘的全部收入来源。

但国家税务总局的一纸公文,却打破了小刘们在虚拟世界的平静生意。10月28日,国家税务总局批复了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关于个人通过网络销售虚拟货币取得收入计征个人所得税问题的请示》。明确规定个人通过网络收购玩家的虚拟货币,加价后向他人出售取得的收入,属于个人所得税应税所得,应按照财产转让所得项目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按照财产转让所得项目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的税率固定为20%。如果该标准得到有效执行的话,这就意味着像小刘这样的打金一族收入将打八折。

随着近几年专业‘打金的人越来越多,目前这个行业的利润率已经降到10%以下。小刘对记者表示,如果再加上20%的所得税,微薄的利润,不得不让我考虑离开。

但停顿一会,他在电话中反问记者:你觉得执行的可操作性大吗?

虚拟世界的商业交易

这是一条掩盖在各种虚拟世界的完整产业链。

在网游江湖里,参与者的装备和级别,直接关系到他在游戏中的江湖地位,从而获得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快感。

因此,对装备和级别的渴望,成为每一个网游参与者的基本诉求这在虚拟世界中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市场需求。这便是小刘这样的打金公司赖以生存的基础。

他们有着专业而严密的分工,有的替人打造装备,有的代人练级,还有人专门赚取游戏币。这些虚拟物品最终通过各种渠道兑换成真实的人民币。

由于网游中本身都设有虚拟物品买卖的功能,所以我们的整个行为都是符合游戏规则的。小刘告诉记者,因为主要成本集中在人力方面:我在2005年高峰时,利润率可以达到40%。

相比之下,利用一种被俗称为网游外挂的作弊程序,则可以更轻易节省人力,实现用户长期打造才能得到的游戏效果。利用外挂程序,实际上已经违背了游戏的基本规则。但小刘向记者坦言,事实上很多打金公司早已摒弃了专一的人力代练,使用外挂。

外挂程序的大量使用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打金队伍,让打金行业的利润持续下滑。相比较高峰时超过40%的利润,现在利润率已经普遍不到10%。小刘说,这让他有一种想转行的冲动。

事实上,这还不是打金业严峻局势的全部。盗号的日益猖獗,更为严重的破坏了打金行业的公平性。通过木马等盗号程序,将玩家辛苦多时打造的游戏币和装备洗劫一空。刘说。

据小刘介绍,虚拟物品一般通过三个渠道进行交易:一是直接在游戏中买卖装备的交易功能中进行;二是通过淘宝网、5173等专业的网上交易平台出售;三是现实中的线下交易。

由于虚拟物品交易的隐秘性,至今尚无从统计这个虚拟世界的交易规模。但国内一第三方咨询公司估测,仅中国网游市场的虚拟物品交易规模就有百亿人民币之巨。

虚拟世界庞大的商品流通市场,甚至催生了一批从事虚拟物品国际贸易的经销商。据小刘介绍,由于中国打金者在语言和沟通的障碍,因此还出现专门的跨国经销商集中收购诸如中国打金者打造的美服版(网游服务器在美国)的《魔兽》的装备和游戏币,再将其出售给美国玩家。

但伴随着国家税务总局针对虚拟货币征税政策的开启,上述虚拟世界的商场的淘金者利益将面临重新分配。

政策出台的背后逻辑

事实上,针对虚拟货币交易征税有他政策的必然趋势。长期研究互联网法律的北京盛峰律师事务所于国富律师告诉记者,早在此前北京市工商局出台经营性网店需要办理营业执照的政策开始,国家针对网上交易的法制化、规范化管理趋势日趋明显。

在于国富看来,网上虚拟货币交易和网上实物交易的性质相仿,从法律角度将均符合经营性获利的征税依据。之所以率先从虚拟货币交易下手,是因为相比之下,网上实物交易涉及的问题太多。于国富认为,政策的制定管理层将考虑到它的影响效应,但从长远看,对虚拟货币交易征税,可以看作对所有电子商务交易征税的预演。

而在艾瑞咨询网游行业分析师赵旭枫看来,国家制定对虚拟货币交易的征税政策,还有净化网游行业的深层考虑。

由于游戏币和装备在‘二级市场的交易日益猖獗,对于玩家而言,只要愿意提供足够的现实货币支付,就可以绕开网游设计的种种‘坎坷,获得遵循游戏规则下,难以企及,或者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达到的玩家效果。赵旭枫认为这违背了所有网游在最初设计时,应遵循的公平性原则,从而会从整体上降低一款游戏的产品体验。

不止于此,一款游戏中设定的经验值、装备指数、游戏币数量都是运营商根据用户的数量和使用时间的预估来设定的。而打金公司,人为刻意的‘创造游戏币,流入到一款游戏中,甚至会引起虚拟世界的‘通货膨胀,从而降低游戏整体体验。赵旭枫说。

而大量的玩家通过非正常渠道获得游戏币和装备,往往能帮助玩家更快的提升游戏进程。譬如原本需要50天才能达到的游戏进度,现在30天就可以实现了。赵旭枫认为,虚拟物品私下交易的泛滥,容易缩短一款网游产品的生命周期。

但身处其中的网游运营商则对此态度暧昧。连日来,记者分别致电盛大巨人等知名网游公司,均不愿对此置评。

一不愿透露姓名的网游资深人士透露,虚拟物品的私下交易,从某种程度上也活跃了玩家对一款游戏的参与程度,对网游运营商也有利好的一面。尽管(虚拟物品的私下交易)也带来种种不利影响,但在国家没有统一的强制性管制政策出台前,每一家单独的网游运营商都不愿贸然表态。

在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律师游云庭看来,国家针对虚拟货币交易征税还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味。事实上,管理层是希望通过这样的税收手段,来‘掌控网游公司的数据库。游云庭认为,虚拟货币交易唯一可监控的必经环节就是玩家的网游账号,而对账号了如指掌的就是网游公司视为最最私密的数据库。

一位从某大型网游公司离职的核心人士透露,网游公司的数据库往往由技术部门掌握,与财务部门完全独立:财务部门获得运营商出售道具等数据均从技术部门获悉。

游云庭表示,长期以来税务部门对于网游公司的真实获利情况一直存在质疑。针对虚拟货币交易征税的终极目的,是向网游公司征税。

但上述说法未获税务部门和网游公司的证实。

更大的矛盾,还在于政策出台的本身。于国富律师认为,对虚拟货币交易的征税,意味着承认了虚拟货币和虚拟物品的合法性,以及其交易的合法性。

这(征税政策的执行)会不会导致更多的人投入到虚拟货币和物品的交易活动中。现在还不得而知。上述网游界人士质疑。

执行的难题

最大的难题则出现在征税的执行方式上。记者采访了各方人士,均一致认为,有效的执行问题,是针对虚拟货币征税的最大难点。

小刘告诉记者,他从事虚拟游戏币和装备的交易长达三年,目前拥有超过十个不同账户,截至目前尚没有一笔具有现实的交易记账:你要查账,无从查起。

此外,位居同城的打金公司和玩家之间,还会进行现实线下交易。一个‘打金公司的人和玩家到一个玩吧,现场把游戏币转到你账号上,一手交钱一交货。小刘透露,更为严峻的是,很多网吧自身就从事打金工作,这样的现实交易,你无从查账。

于国富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征税的基数是获利部分,但对于很多打金公司的成本核算难度很大,有的部分游戏币甚至是盗号获得,其交易成本你很难估量。

问题的关键在于虚拟货币的交易参与者缺少基本的工商注册。游云庭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打金公司一直游离在政策的灰色地带,在目前的现实下,要让每一个参与者进行工商注册显然不大现实。

小刘则认为,唯一有执行可操作性的,仅有通过淘宝网、5173等公共交易平台交易的部分。但该部分在整个虚拟货币和物品交易市场的比例,目前尚不得而知。

淘宝方面有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虚拟物品交易的基数很大,但在淘宝整个交易平台的比例不大。而针对是否有可能从交易平台上,征收虚拟货币的交易税,淘宝方面表示在具体细则尚未出台之前,不便置评。

>>查看更多相似文章

中山公司注册方法

广东公司注册需要多少钱

广东中山工作签证咨询

公司注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