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垂暮之年经历失子女之痛中国失独者梦想的家园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5:13:22 阅读: 来源:油泵厂家

垂暮之年经历失子女之痛:中国失独者梦想的家园

[导读]失独者,即失去独生子女的人。他们大多50岁开外,意外失去孩子后,往往选择“隐形”生活,在暗室中独自悲泣,节日与他们无关,笑声与他们无缘。

今年母亲节,李铭兰(前排右二)带着“连心家园”成员慰问武汉市孤儿院的孩子们。

今年4月,湖南“关心失独者”QQ群成立,欲向失独者提供一对一帮助,目前已集结了13名爱心志愿者。

失独者,即失去独生子女的人。他们大多50岁开外,意外失去孩子后,往往选择“隐形”生活,在暗室中独自悲泣,节日与他们无关,笑声与他们无缘。

57岁的武汉人李铭兰就是一位失独者。她最害怕的日子是每年的3月8日。因为,那天是她儿子忌日。

13年前,她的独子突发性脑溢血去世。

她说,儿子走后,她曾几次搬迁,也曾入院半年治疗忧郁症。最终,她从自闭中走出来,注册成立了关注失独者群体的公益组织“连心家园”,大家抱团取暖,跨越悲伤。

在李铭兰们的身上,我们试图为失独群体找到一个出口,探寻自救和他救的有效结合。

痛失子女

为躲避熟人,李铭兰搬了三次家。有人不经意问起她的孩子,她便说“儿子在国外读书”。说完,匆匆回家,关上门直流眼泪。

1999年3月8日,妇女节。

儿子早上出门前,亲手给李铭兰戴上一朵红玫瑰胸花,说:“妈妈,我爱你。”

三天前刚过21岁生日的儿子,就读于武汉科技大学中澳班,即将到澳大利亚深造。

当天下午4时许,一个电话打来:“你儿子因突发性脑溢血正在医院抢救!”等她匆忙赶到医院,儿子已躺在冰冷的太平间里。她哭倒在地。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李铭兰都无法接受现实。儿子的东西她保持着原样,每天会做一桌子的菜,不停地CALL儿子,等他回来吃饭。她每周都要给儿子买一大堆衣服。她不停地哭,有时候还想到自杀。

丈夫急了,把她送进湖北中医学院,诊断结果为焦虑症,住了半年的院。至今,她每天都得服用阿普唑伦等药物才能入睡。

为了躲避熟人,李铭兰夫妇搬了三次家。有人不经意问起她的孩子,她便说“儿子在国外读书”。说完,匆匆回家,关上门直流眼泪。

不愿接受现实,多次搬家,听见别人谈论儿女就马上走开,到一个角落舔舐伤口――记者接触的“失独家庭”,几乎都是如此。

如果时间能够倒退,衡阳人张红(化名)多么希望能跳过2010年9月26日这一天。

这一天前,她是幸福的,丈夫是公务员,20岁的儿子在江西南昌读大学。为了让儿子专心读书,她辞掉衡阳的工作,到南昌陪读。

当晚10点,她接到儿子车祸的噩耗。她赶到事故现场,儿子正躺在血泊中,微睁着双眼、用颤抖的手指牵着她,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妈妈,别难过,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事后,虽然获赔数十万元,但对张红夫妇来说,他们的世界已经坍塌。

儿子离开后,丈夫提出想再要一个孩子。但张红已年过四十,加上沉重的精神负担,虽经多次努力,依然没有成功。

李铭兰说,她和丈夫也想再生一个孩子,并曾获得一个借腹生子的机会。但两人还是接受不了,总觉得儿子还在,不能丢了这份爱。之后,他们获得过一次领养女婴的机会,也最终放弃。

让李铭兰高兴的是,她帮助团队里的两个失独家庭新生了孩子。她说,一名姓李的中学老师经过他们的联系,通过借卵,生了一名孩子。但李老师今年已经56岁,家庭情况也不好,抚养孩子是个难题,“好在其家旧房拆迁获得了一笔钱,否则难以为继。”

现实中,如果因车祸等事故致独生子女夭折,且责任在对方时,还能获得一些赔偿。如果孩子因病死亡,则往往债台高筑,哪怕能再次生育,亦无能力抚养新生儿。

晚景凄凉

“病无所依,老无所养,没人送终,这就是‘失独者’进入老年后的悲惨境况。”李铭兰认为,为“失独者”解决养老问题迫在眉睫。

去年年底,“连心家园”成员张纯清死在医院的病床上。自此,这个苦难的家庭终于在天国团聚。

十多年前,张纯清下岗。1997年,她的儿子因救溺水者身亡。随后,丈夫在忧郁中病逝。2009年,张纯清被查出患有乳腺癌,随后转为肺癌。

去年10月,癌症复发,她没钱,只能在医院过道的病床上接受简单治疗。

接到张纯清的求助电话后,李铭兰彻夜未眠。第二天,她召集“连心家园”的所有成员募捐,共筹得一万元钱,把张纯清送入病房医治。

这点钱最终没能挽回张纯清的生命,死时年仅55岁。

医院先后下达的病危通知及死亡通知,均无人签字,最后还是“连心家园”的人帮忙代签。临终前,张纯清拉着李铭兰等“连心家园”成员的手,要求合唱会歌《凝聚每份爱》。

这是非典时期广为传唱的一首歌曲,其中唱到:“我们一起走过岁月的风风雨雨,手牵着手。我们一起经历难忘的日日夜夜,共济同舟……再大的困难我们见过,从不低头……”

张纯清去世后,“连心家园”的成员将她葬在不收费的公墓。

相比张纯清,张桃梅的情况要好一些。

张桃梅今年50岁,是一家企业的普通职工。2007年,她16岁的儿子在球场上头部受伤,最终离世。一年以后,她的丈夫中风,不久失明和丧失行动能力。

丈夫每天都穿着儿子生前的条纹毛衣,“希望儿子会在天堂保佑他生病的父亲。”张桃梅说。

她患有甲状腺癌,有一段时间要入院手术,只好把丈夫送到福利院。丈夫在福利院天天哭。出院后,张桃梅只好把丈夫接回家。

张桃梅说,他们两口子每个月仅收入1900元,无法支撑治疗费用和生活开销,“每次我都不敢想象我们的老年生活,我们没有存款,我们不能支付雇请佣人或者居住老人院的费用。”

“病无所依,老无所养,没人送终,这是失独者进入老年后的境况。”李铭兰说。

她也担心自己的养老问题,虽然她是武汉一家企业的总经理,似乎不缺钱。而对那些依靠低保生活的失独者来说,怎么养老?

李铭兰认为,为“失独者”解决养老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抱团取暖

从事心理危机干预时,“连心家园”成员靠撕开自己还在淌血的伤口,换得对方的心理安慰,他们急需高校或社会专业机构的支持。

张桃梅的今天,也许就是“失独者”的明天,每念及此,李铭兰都很担忧。

从湖北中医学院出院后,李铭兰跟几个失独者沟通,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应成立一个组织“抱团取暖”。

2007年9月,李铭兰自筹3万元,创办武汉“连心家园”,并在相关部门注册。至今,一共有300多个家庭600多名会员加入了这个组织。

为“失独家庭”开展心理危机干预,帮助他们走出痛苦,这是“连心家园”的主要工作内容。

去年八九月期间,王雪(化名)的女儿在美国遇车祸身亡。王雪夫妇捧着女儿的骨灰盒回家后,每天以泪洗面,茶饭不思。亲友们试图劝说,都被赶了出来。

李铭兰听说后,带上“连心家园”成员登门拜访。他们听王雪夫妇倾诉,又都坦承自己的遭遇,“我们都是苦命人”。

经过多次心理纾解,王雪夫妇开始慢慢走出家门,并加入“连心家园”。

李铭兰说,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有他们主动前往提供帮助的,也有对方打来电话求助的,除了武汉本地人外,也有外地家庭。此时,不管多忙,不管多晚,李铭兰都会耐心提供帮助。

她承认,目前“连心家园”的成员,都没有心理学背景,在从事心理危机干预时,都是拿自己做教材,一再撕开自己还在淌血的伤口,以求得对方的心理平衡。

李铭兰说,如果有高校或社会专业机构能够提供心理方面的支持或帮助,干预效果会更好。

在“失独者”中开展互助互爱活动,是“连心家园”另一项重要工作。

目前,他们成立了唱歌队、舞蹈队、乐器组及游泳组等,每月开展一至三次集体活动。他们已经排练了几个月,要冲刺央视的“向幸福出发”栏目。

去年4月,“连心家园”十多名成员结伴到新西兰旅游。在四面环海的岛上,他们无所顾忌地玩闹,随后又抱在一起放声大哭。要真正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谈何容易。

“连心家园”的第三大工作内容,是为社会献爱心。

汶川地震、玉树地震,“连心家园”成员踊跃捐款。2008年冰灾,他们购买了几十套棉被棉衣送给福利院的老人及孩子们。今年母亲节,李铭兰买了50箱牛奶去孤儿院,孩子们亲切地喊她“李妈妈”,泪流满面的她心想:“我应该是奶奶呀!”

寻找出口

失独群体如何生存,除了需要有法律和制度保障外,社会机构、民间组织及个人力量的整合亦是当务之急。

目前,“连心家园”成员每个月需交纳5元会费,“但吃个盒饭最少都要8元,每月开展一次活动,盒饭钱都不够。”

“连心家园”还坚持每年要吃一顿年夜饭,费用由大家凑份子,不足部分一般由李铭兰掏上。她说,这些年投进去的钱,“至少已有六七万元”,但“个人力量毕竟有限”。

李铭兰认为,随着加入“连心家园”的家庭越来越多,需要政府、社会爱心机构及个人伸出援助之手。

这个要求一定程度上得到响应,有单位为他们免费提供了200平方米活动场地,武汉青山区人口计生委提供了2000元经费支持。

与此同时,“连心家园”亦感动了一批社会人士,并成为他们的坚定支持者。全国政协委员袁伟霞便是其中之一。

截至去年,袁伟霞已连续三次向全国“两会”提交“关爱‘失独家庭’”的相关提案,建议国家解决这部分人群的居住、养老及医疗救助等问题。

2011年7月25日,她收到国家人口计生委回复,称已商请中国人民银行及民政部,加强实施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提高经济资助和精神抚慰的力度,积极研究完善特殊老年群体的养老政策及措施。

记者从国家人口计生委了解到,2006年湖南省即在全国率先推行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对符合扶助对象条件的独生子女死亡伤残家庭,由政府给予每人每年600元扶助。2007年9月底,该项工作推广至10个省市。李铭兰称,从前年开始,他们这些失独者,每月都领到150元扶助金。

长春托运私家车

成都到贵州货运物流专线公司

成都到广西物流专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