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发改委正论证6套天然气价改方案确定将涨价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6 16:32:13 阅读: 来源:油泵厂家

发改委正论证6套天然气价改方案 确定将涨价

生意社03月18日讯

“关于天然气价格改革,目前一共有6套方案。”3月12日,在北京举办的2009天然气市场发展论坛上,中国城市燃气协会权威人士证实,国家发改委正组织专家,对这些方案进行论证。 改革方案与国际天然气价格逐渐接轨的大方向已经确定。国家能源局的官员此前表示,天然气价格改革将是2009年工作重点之一。 “与国际接轨理顺价格的过程,就是涨价的过程。”上述权威人士向本报透露,明年初,以土库曼斯坦天然气为主气源的西气东输二线就要建成通气,中方必须提前拿出价格应对方案;最迟到下半年,负责西气东输计划的中石油就要拿国家批准的定价方案和用气地方政府进行价格谈判。 以西气东输二线建设为契机,天然气价格改革提上日程。气价改革的主要任务,就是在与国际对接和末端用户的承受能力之间寻求新平衡。 改革限于陆上天然气 中国662个城市中已有近200个城市建有天然气管网,去年天然气供应总量达到807亿立方米。预计2010年,供气城市将增加到270个,天然气消费将达到1500亿立方米。届时中国天然气供需缺口约300亿-400亿立方米,而到2015年,缺口还将扩大到500亿-600亿立方米。 西气东输二线从新疆霍尔果斯口岸至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年设计输气能力300亿立方米,2010年开始供气。加上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补充气源,可供中国的中亚天然气有望达到每年450亿至500亿立方米。 除二线之外,国内天然气长距离运输管道还有建成的陕京线、西气东输一线和在建的川气东送工程,加上规划中的缅甸管道和东部沿海LNG资源的引进,2010年前后,中国将基本形成横跨东西、纵贯南北的天然气运输网络。 但由于目前国内天然气价格较低,与进口气价差较大,致使进口天然气价格谈判艰难。 目前,中国城市天然气价格包括出厂价、管输价、城市管网价三部分。出厂价加管输价形成门站价。零售价中还包括1元以上的城市管网价。各地零售气价因管输距离以及各地经济情况有所不同。美国天然气是同等热值汽油价格的80%-90%,中国为30%。中石油集团相关人士曾直指“价格偏低”。 目前西气东输一线到上海的门站价为1.4元/立方米,气源来自中石油旗下新疆油田和长庆油田。业内人士分析,中亚天然气的口岸价约1.7-1.8元,如果以此基准推算,加上长途管道运输,二线到内地各城市的门站价不会低于2.6元,到终端城市广州的门站价可能达到3元左右。 “改革仅限于陆上以管道运输为主的天然气,不会涉及海上气源。”中石化咨询公司发展战略研究所副所长李良说,新的定价机制对中国天然气产业影响深远。李良认为,与国际接轨很难一步到位,西气东输二线投产后,亏损运行的局面可能还要维持一段时间。 上游企业主张加权平均定价 价格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天然气产业链上、中、下游多个利益主体,为争取自身利益,有关各方不惜斥巨资进行调研,拿出自己的改革方案。在目前汇总到发改委的众多方案中,围绕天然气定价,就有加权平均、一气一价、上下游价格联动等不同主张。 作为上游油气田开发商的代表,四川石油企协副会长周志斌主张进口天然气与国产天然气的价格对接采用“加权平均”的形式。 其具体定价办法是:进口天然气按到岸完税价加国内管输费确定,按照进口到岸完税价+合理利润+国内管输费的原则定价;在进口气和国产气的管道连接点实行加权平均的到区门站价格,进口气价格和国产气出厂价格根据其供气量和管输路径进行加权平均,得到管道连接点的综合门站价;门站销售价格根据不同来源进口气价格和国产气出厂价格、来气点到基准点的管输费和进气量加权平均确定。 鉴于多气源管道联网后很难区分用户使用的气源和管道运输路径,周建议国家直接管理主干管网管道出气点的门站销售价格,对其实行指导价或限价。门站销售价在国家基准价格或指导价格的基础上,通过与用户谈判,可以最高上浮10%、下浮不限。 周还主张将分类出厂结构气价归并,统一到区门站价,并与国际原油价格挂钩联动。“归并以后,各油气田天然气出厂基准价即与国际油价挂钩联动,由发改委每季度调整一次。”他说,挂钩联动的国际原油价格范围为40~80美元/桶,在这个范围之外时,天然气出厂基准价格不再与国际原油挂钩联动。 一气一价与上下游联动 加权平均价得到了参与油气开发和管道运输的上、中游公司的普遍认同,中石油即倾向于这种定价办法,陕京输气系统也采用该办法。但是中石化咨询公司李良认为,加权平均看起来是与国际价格对接挂钩,但操作很复杂,实际上做不到。目前中石化负责川气东输管道铺设。 李良主张一气一价。“价格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尽可能让终端慢点涨,因此需要合理划分上、中、下游各方利益,一气一价是最为方便的办法。” 要让终端气价回到用户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李认为关键是打破区域垄断。他说,“从产业链条来看,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家在分享天然气的上、中游市场,没有形成垄断,倒是门站以下的区域垄断最为明显。” 区域垄断来自三个方面:天然气管道过境的规划垄断、坐地加价的体制垄断和地方政府定价权的价格垄断。“目前定价机制是,上、中游国家定价,下游地方定价。”李良说,门站内定价很不均衡,有些地方加价过高。 而处于产业链末端的城市燃气公司,则希望确立上下游价格联动机制。 中国燃气总工程师袁赓认为,目前价格体系缺乏上、中、下游价格联动,城市燃气企业负担过大,而且价格缺乏弹性,小用户与大用户,冬季与夏季,批发与零售,民用与工业、采暖用气,没有明显差价,企业也没有浮动价格的权力,增大了运营风险。 “针对不同用户,也应有不同价格。”他说,比如低保户,可以执行特殊优惠价,但没有必要惠及全体城市居民,这样不公平。 袁的意见通过中国城市燃气协会上达决策部门。该协会参与了完善天然气价格机制的前期研究和西气东输二线天然气价格评估等工作,他们的基本主张有两条:建立城市燃气价格与上游资源价格涨跌联动机制,销售价与门站价联动调整;在保障用户合理消费的前提下,实行差别化、季节性和阶梯式城市燃气价格机制。 不管改革最终采用哪种定价办法,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天然气定价机制改革已经迫在眉睫。 “早在2005年,我们就提出了理顺天然气价格机制,但由于当时国际油价太高和担心加剧通胀压力没能实施。”周志斌说,目前国际油价大跌,国内通胀压力减轻,天然气用户的价格承受能力并没有明显降低,天然气供需矛盾依然很突出,“与国际油价挂钩,现在是最佳时机”。

试验机作用

拉力试验机计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