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密美国通过哪三招阻挠新中国入联合国

发布时间:2021-01-05 20:16:52 阅读: 来源:油泵厂家

解密:美国通过哪三招阻挠新中国入联合国?

新中国成立后,美国出于对新生人民政权的敌视,一方面拒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以武力阻挠中国解放台湾,另一方面又以“台湾未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实际控制下”为借口操纵联合国表决机器,硬把偏安在台湾岛上的国民党残余政权作为中国代表保留在联合国及其附属机构里。联合国这个号称具有最广泛代表性的国际组织,将占世界人口近1/4的中国拒之门外长达22年之久。而为了力挺台湾的蒋介石政权,美国不惜违背和曲解联合国宪章,可谓心机费尽,阴招使尽。

第一招:延期讨论

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时,也正是第4届联合国大会召开之时。1949年9月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决议,否认国民党政府继续代表中国出席联合国大会的资格。同年11月15日,周恩来外长分别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伊和第4 届联大主席罗慕洛,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是代表全体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要求联合国立即取消国民党政府参加联合国的一切权力。但是赖伊在美国的压力下,以电报来自非联合国成员国为借口,都没有将电报在会员国中散发,只是把电报列在非政府组织和非会员国的表册中。硬是拒绝了中国的合理要求。

1950 年 1 月 8日,周恩来外长再次致电赖伊,要求把国民党代表从联合国安理会中驱除出去。紧接着在1月19日,中方知会联合国宣称中国政府已经任命张闻天为驻联合国首席代表,并准备出席于9月召开的第 5 届联大。

中国的举动得到了苏联的支持。1950年1月10日,苏联驻安理会代表马立克向安理会提出一项支持周恩来1月8日电文的提案,并声明在国民党集团的代表未被安理会开除之前苏联将不参加安理会工作。在讨论苏联提案时,美国代表格罗斯找不到像样的理由来阻挠中国政府的正当要求,无奈中竟不惜曲解安理会的暂行议事规则。说什么中国代表团问题是一个“牵涉全权证书的程序问题”,既然美国没有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么国民党代表的全权证书就仍然有效。但同时美国也为了给自己留有活动余地,没有同意国民党代表的建议,拒绝在中国代表权问题上行使否决权。1950年1月13日,安理会表决苏联提案。由于当时苏联等国在联合国势单力薄,安理会在美国操纵下以6票反对,3票支持,2票弃权的表决结果否决了苏联提案。苏联为表示抗议并施加压力,与波兰、捷克等一起退出了安理会。直到同年8月1日苏联代表才重返联合国安理会。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更加敌视中国。1950 年9 月,第 5 届联大在美国的操纵下,否决了苏联和印度分别提出的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权利的提案。在美国的授意下,古巴代表提出了一项所谓“联合国对会员国代表权的承认问题”的提案并获通过,把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权利问题作为一个复杂的法律问题强行拖延。就这样美国还不放心,指使加拿大等 7 国拼凑了特别委员会,审议中国代表权问题。在 7 国特别委员会提出报告之前,国民党集团的代表仍将出席大会。这实质是要把中国代表权问题尽可能长时间地搁置起来。

1951年11月,第6届联大上美国以所谓“中国侵略朝鲜”为由,操纵大会延期讨论恢复中国联合国席位问题。此后从1952年到1960年,每届联合国大会都要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但是美国自恃在联合国“人多势众”,每次都打着“暂缓讨论”、“时机不成熟”等招牌阻止大会讨论。

尽管重返联合国受阻,中国仍然依托联合国对美国做了坚持不懈的斗争。1950年11月28日下午,出席安理会讨论 “美国侵略台湾案”的中国特派代表伍修权在安理会的发言中控诉美国视台湾为美国“不沉的航空母舰”,并再次要求联合国驱逐台湾代表。伍的演讲持续近两个小时。无论是内容还是声音都震动了全场,吐出了中国人民积郁多年的闷气。但是美国操纵下联合国的种种拙劣表现却让中国极为失望,朝鲜战争后中国没有再主动向联合国提出恢复席位的要求。

在50年代美国不但极力阻挠中国重返联合国,还利用联合国通过一系列反华提案。1951年2月和5月,5届联大先后通过了诽谤中国为侵略者和对中国实行禁运的两项决议。1955年,当中国解放浙江沿海一江山岛和大陈岛时,美国又怂恿新西兰等国提出要把台湾问题国际化的提案。1959年美国又故伎重演,以所谓“西藏基本人权与自由强遭剥夺”为由,再次以联合国为工具干涉中国内政。

第二招:重要问题提案

20世纪50年代末期,美国在中国联合国席位问题上虽然仍能左右,但已经明显有点力不从心了。在1953年的第8届联大上,60个会员国中支持美国的有44个,到了1960年的第15届联大,联合国会员国从60个增加到98个,而美国的支持票却从44票降到了42票。不但绝大部分新独立加入联合国的国家在中国问题上不想做“应声虫”,连原来的铁杆哥们加拿大、英国和巴西等国也通知美国,他们下一年将改变立场。这一年,美国“延期讨论”案仅以8票微弱多数通过。

1961年上台的肯尼迪政府在中国代表权问题上继任了其前任的衣钵。上台伊始,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肯尼迪就声称:“美国支持中华民国政府为联合国成员国……在当前的情况下,美国将继续反对接纳赤色中国进入联合国。”

肯尼迪也知道如果在1961年的第16届联大上继续玩弄“延期讨论”很有可能会遭到否决。为避免失败,肯尼迪接受了其外交政策顾问鲍尔斯提出的“继承国”问题方案。该方案的实质是搞两个中国,当蒋介石风闻此方案时表示坚决反对。同年7月28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也通过一项议案,重申反对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大。面对国内外的反对,肯尼迪的“继承国”问题方案只好胎死腹中。

8月初,为了给蒋介石吃颗定心丸,肯尼迪把台湾“副总统”陈诚请到美国。在五月花号饭店与陈诚会谈时,肯尼迪让陈诚转告蒋介石,美国将在9月份联大会议上尽全力反对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尽力保持中华民国在联大的席位。并言之凿凿地说在保持台湾在联大席位问题上无论美国和台湾会出现什么意见分歧,美台在根本性问题上是一致的。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为了阻挠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肯尼迪的谋士们也在加紧积极谋划。在一次会议上,国务卿腊斯克提议在联大提出采用“重要问题”方式讨论中国席位问题。也就是说中国要想恢复在联合国的席位必须有2/3的成员国同意才行。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史蒂文森也认为这一方案可取,因为台湾反对所谓“继承国”这一制造“两个中国”的提案,而“重要问题”方案则不致伤害美国与台湾的感情。这一建议也得到肯尼迪的首肯。

1961年9月召开的16届联大上,美国先是一反常态,假惺惺允许大会的总务委员会将“中国代表权”问题列入大会议题,同意就此问题进行公开辩论。接着美国串通日本、澳大利亚、哥伦比亚和意大利等国向大会提出所谓“重要问题”的5国提案。提案规定任何关于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的提议,都必须经过联合国大会2/3多数成员国投票同意方为有效。最终这一提案以61票同意、34票反对、7票弃权而获通过。而苏联提出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席位的提案却以37 票赞成,48 票反对,19 票弃权的结果被否决。美国等5国搞的“重要问题”花招显然是违反联合国宪章精神的。联合国宪章规定:重要问题的决定,诸如选举会员国担任各机构成员、接纳新会员国、中止会员国权利和开除会员国等必须由2/3多数决定,而其他只需简单多数就可以。中国代表权问题根本不属于“接纳”或“开除”会员国的范围,美国之所为是蓄意歪曲中国代表权问题的性质。

经过美国这样一折腾,“重要问题”案就又成了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权利道路上的一只强大拦路虎。

第三招:“逆重要问题案”和“双重代表权案”

国际形势云谲波诡。60年代中后期开始,美国深陷越战泥潭,实力有所下降。而第三世界国家独立风潮却此起彼伏。单单从1958年到1963年期间,就有50多个第三世界国家获得独立。到1971年为止,联合国的131个成员国中,亚非拉国家已经达到99个之多。中国重返联合国又迎来了新的希望。在1965年第20届联大时,虽然依旧通过了所谓“重要问题”案。但随后大会就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利亚等国提出的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权利”的提案进行表决时,赞成和反对都是47 票。这是第一次出现赞成票与反对票持平的局面。1970年第25届联大时,天平开始倒向中国一边,支持和反对中国恢复席位的比例是51:49,这是联合国历史上的第一次。这预示着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席位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

美国并没有痛痛快快的接受这个现实,而搞两个中国的阴谋又开场了。但是这一次,美国却没有那么幸运了。1971年7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周恩来在与其谈到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时又一次向他表明了严正立场。美国政府自知已很难拒绝中国进入联合国,但仍妄图保住“老朋友”蒋介石集团的席位。8月2日,美国国务卿罗杰斯发表声明,宣称“美国将在今秋的联合国大会中,支持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入会的行动。同时,美国将反对任何排除中华民国、剥夺它联合国代表权的行动。” 美国驻联合国首席代表,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老布什据此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了一封信和一份备忘录,声称“由于台北和北京两个政府都宣称自己是中国的唯一政府,美国被这一问题所深深困扰。”他主张在考虑中国代表权问题时必须要考虑到这一事实,而不应要求联合国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1971年9月21日,第26届联大在纽约召开。提交大会审议并要付诸表决的有关中国代表权问题的提案共有3个。第一个是由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出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第二个是由美国、日本等22国提出的“逆重要问题案”,提出如果要取消“中华民国的代表权”的任何建议都需要大会2/3多数通过;第三个是由美国、日本等 19 国提出的所谓“双重代表权案”,即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加入联合国,但同时仍保留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并建议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享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

从10月18日到25日的一周时间里,各国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有80多个国家的代表上台发言。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代表四处游说,对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威逼利诱,极尽拉拢之能事。

1971年10月25日晚9点47分,第 26 届联大就中国代表权问题进行表决。在表决22国“逆重要问题案”时,以59票反对、55票赞成、15弃权的结果将其否决。当电子计票器显示这一结果时,全场一片沸腾,有的国家代表甚至离开座位跳起舞来。在表决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案之前,美国驻联合国代表老布什仍不死心,想删掉23国提案中有关立即驱逐蒋介石集团出联合国的内容。在其他代表的一片反对声中老布什的努力归于失败。提案最后以76 票赞成、35 票反对和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获得通过,成为联合国历史上著名的“2758号决议”。由于23国提案被通过,美日等国的“双重代表权案”成为一项废案。至此,长期以来由中华民国霸占的联合国席位回到了人民中国手中,也使联合国这一最大的国际组织真正名符其实。

事后,老布什对表决结果感到极为痛苦,他承认“这是联合国历史上的转折点,反西方集团在美国威信动摇时第一次击败了美国。”尼克松也说这是一个非常不幸的先例,他感慨“这比我们预料的要走得远得多”。

1971年11月9日,以乔冠华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踏上了飞往纽约的飞机,中国和联合国的关系揭开了新的一页。

进口香水批发

哪种理发器好

回收电信光缆